Scy.

集中一下发发段子
全是玻璃注意!
第一个是假的米诞补档,米诞写太差发不起了

1、

曾经的阿尔弗雷德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死亡,他将蓝铃花放进棺中,期待着等了这朵蓝花一辈子的人认出他然后惊喜的起身对他说谢谢。那时都还没有人叫他美/国,他是英/格/兰的美/洲殖民地,是亚瑟的弟弟,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如今美/利/坚/合/众/国的枪口在那个雨夜过后再没有过颤抖,世界的英雄为了自己人民的利益将更多的人装入棺沉入土,他是世界第一的美/利/坚,却几乎无人再唤他的本名阿尔弗雷德。
  看他的笑容比以前灿烂了多少啊,还是孩童时的他笑容如天使,而现在的他笑容像阳光。
  只是天使不会死,阳光会被云层遮挡罢了。
  他的笑容比以前灿烂了,也虚伪了。

  2、
   其实他们都看过本田菊家里那本《黑塔利亚》
   他们翻动书页,看着书中的自己与那些人谈笑风生,嘴角也有弧度扬起。
   只是不可能了,或者说作为国/家的他们从来就没有过可能。

  3、
     你们那么好,我那么喜欢你们。
     然后呢?
     然后,就只能喜欢啊。
     连碰都碰不到,除了喜欢,还能怎么样呢。

   4、
     雨好大啊。
     如果因为下雨了神/圣/罗/马没能走掉。
     如果因为那天莫/斯/科下的是雨不是雪伊万还与家人在一起。
     如果因为雨水浇灭火焰贞德活了下来。
     如果因为竹林里积了太多的水王耀没有走进竹林,没有遇到本田菊。
     如果因为雨太大阿尔弗雷德跟亚瑟回家避雨了。
     如果因为下了雨基尔伯特的葬礼会不会能染上一丝悲伤。
     可没有如果。
     神/圣/罗/马走了死了,杀死他的人中有费里西安诺。
     莫/斯/科的雪那么大,伊万终究变回了一个人。
     她信奉的上帝没有拯救她,熊熊烈火亲吻圣女的衣角。
     晨间的露珠从竹叶上滚落,立于其中的对方是本田菊和王耀见过最美的风景。
     春日的雨水一滴滴落在被划出长痕的枪身,日/不/落/帝/国的太阳落了,以自由之名升起的星条旗高高飘扬在天空。从此连碧蓝天空和苍翠森林都像他们的眼眸,他们连交集都只剩下两种颜色的交织。纵然后来多了,也再回不到当年奉上真心的时光。
     柏/林/墙倒塌的瞬间人群发出欢呼,普/鲁/士从诞生的最初之时就是个可有可无却想挤进列强的国/家,至死也将是个可有可无没有人要的国/。没人想起棺中的基尔伯特没人想起守护德/意/志的骑士,没人感到悲伤。矢车菊黯然孤独的枯败与狂欢典礼最深的角落。
      如果不是国/家,也许他们会很幸福。
      可惜没有如果。

  5、
    时钟滴答滴答走动,朋友们死亡的景象在天空中轮番播放,交相辉映如此刺眼。金眸的青年发现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啊,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失去他们八十一次了。怪物依然嘶吼着追赶,可他早已不是那个只能靠其他人保护的人了,也早已不复天真。
     那个天天逃训练的青年跑的很远了,队长却已无力再追赶。未锁上的门被粗暴的撞开,骑士剑仿佛随主人一起失去了生命。为了至亲的弟弟地下室的门打开了跃下的一瞬间也应下了无尽轮回的邀约。衣角有红色沾染,却不再是国民狂欢时开玩笑扔来的番茄。一片雪白钢琴房里有血花绽放,同时染上血色的还有青年雪白的军服。谁说英雄一定要一击击倒最大反派才是英雄,为掩护同伴而瞄准目标的左轮枪口闪光的瞬间即是英雄加冕的时刻。绿眸中的光辉为魔法阵爆发的光芒的消散。玫瑰花被污泥侵蚀却依然无比美丽的绽放在黑暗的角落。会为了过去曾有过的死亡而担心的甚至说出“如果再次死去,绝对不放过你”。那是第一次呵斥妹妹,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承担一切。最聪明的人那一次却犯傻了,不惜说自己是废物只为去代替弟弟遭难。
    日记本的纸页哗啦哗啦的飞快翻过。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全员脱出。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