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y.

我曾无数次想象过我与他的会面。
我相信那时我大概已是垂垂暮年,而他年轻如我旧梦中的模样,连夹在耳后的发丝都不曾有一丝的凌乱。
也许那是我在这世间的最后一刹,我会看到他在我手边放下花束,我想握他的手,我想对他说那句我将逝去愿您永恒,想挤出我这辈子最明丽的笑容。
“抱歉,看不到您君临天下那一天了。”
我想告诉他,即使不是我有生之年,您也将君临天下。
也许我最后眉眼里的青春年少早已漏的一点不剩,我最后会躺在冰凉简陋的水泥地上离开这世界,等着生命力追随我的年华而去。
但只要他在,那就是我人生中最完美,最盛大的会面。
我不曾想过我初次见他竟是这样的场景,北京的公交车上比肩接踵,我费力的挤到车窗边站定,抬眸去看站牌,回眸间却在车窗外巷子拐角处望见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每一根发丝都是我梦中的模样,夕阳在他的眼中流光溢彩。他拎着菜篮走进巷口,甚至不等我冲下车就已消失在错杂繁乱的胡同之间。
没有波澜壮阔,没有凌云的气势,只是夕阳西下,放学归家的我和买了菜向家中走去的他,只在一个回眸的瞬间。
仅仅惊鸿一瞥。
但那确是惊鸿了。

十分钟极限挑战……就,想看夕阳下的耀耀。
快乐瞎写以拉低tag平均水平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