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y.

你说黑塔鬼是不是世界珍宝:)

   某鬼背景,大概是说除了费里西外的其他人和Tommy同归于尽了而费里西的日记还突然没用了,总之费里西就是强行一个人又逃不出去。
    文笔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ooc到爆,不需要吹不骂就万分感谢了。
   

     洋馆里彻底空了。
     血迹呈放射状盛开在墙上,像朵妖艳的玫瑰花,充斥着诡异的美丽。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拉开一扇门,只看一眼又“嘭”一声甩上,只过了十多分钟整个洋馆的门就被他甩了个遍,空洞的回响在曾经有过欢声笑语的房屋。
     金色眼睛的青年徒劳的狂奔在洋馆的每一个角落之间,放开了声音喊叫同伴的名字。没关系,这里除了他已经没有人了,就连那些怪物也不在了。他再也不用蹑手蹑脚走路,再也不用用气音说话,再也不用站在离门最近的地方。
     他曾以为没有比无尽的轮回更可怕的事,可现在的费里西安诺甚至都感受不到绝望了。
     空荡荡的世界,空荡荡的房子,空荡荡的心脏。
    “菊——王耀——哥哥——你们在吗——?!”费里西安诺跑累了停下来,手撑住墙大口喘气,间隙里还在重复着已经喊过无数遍的话语。
     太安静了。
     他们一定还在这儿,嗯,一定在的,只不过是错过了!
     对了!再去一次小屋吧!那里肯定还有人在留守的Ve~
     费里西安诺脚步轻盈地走到小屋门口,如果不是担心被吼不要跑的这么快他几乎要再次跑动起来,喜悦盛在他的眼瞳里几乎溢出,头上的呆毛一翘一翘,简直快要唱起歌来。
    “Ciao——我回来啦!”费里西安诺推开门,露出好久不见的笑容,声音愉悦纯净的不像是经过了那么多次的轮回。
      灯被打开来,忽明忽暗闪了几下才稳定下来,散发出柔和的白光。
      屋内空无一人。
      以往天天被爱干净的本田菊擦的几乎能反射光线的桌子现在蒙着一层厚厚的尘,显然很久没人住过了。远处的地上有什么东西静静地躺在那儿,左上角沾了点血迹。
      费里西安诺怔怔的走过去,低下头看它。
      那是一张顶端正中间处有个小洞的纸,可以看出它曾被钉在某个地方——比如墙上。
      费里西安诺猛地站起来,动作之大差点扭疼自己的脖子。
      左侧的墙上有个和这张纸上一样大的洞,原本钉住那张纸的钉子不知掉到哪儿去了。
      他知道这是什么了。
      费里西安诺手指颤抖着,俯下身捡起那张纸,不止是手,他的全身都在剧烈颤抖着,以至于他弯下腰的那一刻腿一软,猛的跪在地上。
      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会疼的哭出来吧。
     现在的费里西安诺,经历过太多太多的费里西安诺,早就不在意这点疼了,或者说他早就不在意疼了。
      他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动作,双手捧起那张染血的纸将它反过来。
      黑色的字体,笔迹和名字都那样的熟悉,曾经活生生在他身边笑着闹着的同伴的名字依旧像最初写下时那样,或整整齐齐或张牙舞爪,不管以什么语言书写,都规整的排列在纸上。
      是缔结同盟时的名单。
      “缔结吧!我们的同盟!”“所有人都要逃脱,以上!”“不再是国/家,而是作为人来缔结同盟吧。”
      那些声音,无数个轮回中虽然不一定是同一人,不一定完全相同却都无比温暖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回荡在耳边敲击心门。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本田菊
      罗维诺·瓦尔加斯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亚瑟·柯克兰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王耀
      伊万·布拉金斯基
      费里西安诺一遍又一遍轻抚着那些名字,本应流出的泪水像被冰冻在眼眶里。
      仿佛看见那些人微笑着向他走来,他想抬手挽留,却只能看着他们继续向前走着,走进自己身后那一片黑暗之中。无论他怎么呐喊哭泣都再无踪迹与回音。
      费里西安诺站起来关上灯。
      窗外没有灯火,甚至连月光都没有。
      他看着一片漆黑的房间,目光直直刺穿黑暗。明明房间里因为关了太久的门已经有了些暖意,却让他感到浑身冰冷。
       除了那些人的笑容和体温,已经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温暖了。
      他第一次觉得这间房间这么大,那时十二个人闹哄哄挤在一起,说笑打闹,期待着终有一天的全员脱出。
      可是再也不可能了,那些人早已死在了与怪物最后的决战中,无数次的轮回化为泡影,这间洋馆再一次展现出它的残忍冷漠。
      全员脱出终究只是个梦想。
      比这个世界还要大的黑暗包裹了他,让他无处可逃。
      “我一个人。”
       费里西安诺抬起手拥抱黑暗,声音不复天使般的明丽,只让人想起呼啸的寒风吹动破旧窗沿的声音。他死去的瞳眸宛如冰冷的琥珀。
       他将成为琥珀里的蝴蝶,被黑暗的牢笼囚禁永生永世。
       费里西安诺倒下去,手里还紧握着那一纸他们作为人类而签订的同盟契约。
       疯狂的孤独的自欺欺人的蝴蝶停止了扇动翅膀挣扎,无声融入拥抱它的树脂,紧紧守护的是最后的执着。
       与死去蝴蝶一般的无力。
       与死去蝴蝶一般的永恒。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