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y.

游戏玩够了,也很开心喜欢上瓦尔莱塔小姐。
但是,该回家了吧。
我回来了

宣一个墙……
您安啊这儿是微博遗照组主页!新生的冷爆了!欢迎投稿qwq以后有神仙微博产粮的话还请艾特小生吧√

米英本《1941》制作组:

#米英##本宣##预售##转发抽奖#

二战/国设双主题合志《1941》二宣&预售今晚开启

规格:A5精装

页数:200P↑↓

工艺:精装锁线 硬壳 标题烫蓝金

周边:海报x1 明信片x2(赠送) 文件夹(前150)

         仿美军狗牌(15r加购,限量50)

 【预售时间:7月20日20:00(今晚)】

【预售地址:点这里

staff(按首字母排序):

文组:AOI/阿沫/格朗/LittleSummer/面团炸蛋/Savafa透明/雾月/5-11

图组:川/鄂季/KE/Mchi/Pcal洵/桑竹君

Guest:比萨er斜塔/海棠/诺伊兹/立川鹿/TOBee

校对:秦惜/云梦

封绘感谢:KE

排版&宣图感谢:Maritimus

特邀:ろくた(pixiv ID=384722)

【预售时间:7月20日20:00(今晚)】

【预售地址:点这里

从推荐/转发中再抽一位小天使送全套(可折现),一宣的名单在稍后公布

集中一下发发段子
全是玻璃注意!
第一个是假的米诞补档,米诞写太差发不起了

1、

曾经的阿尔弗雷德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死亡,他将蓝铃花放进棺中,期待着等了这朵蓝花一辈子的人认出他然后惊喜的起身对他说谢谢。那时都还没有人叫他美/国,他是英/格/兰的美/洲殖民地,是亚瑟的弟弟,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如今美/利/坚/合/众/国的枪口在那个雨夜过后再没有过颤抖,世界的英雄为了自己人民的利益将更多的人装入棺沉入土,他是世界第一的美/利/坚,却几乎无人再唤他的本名阿尔弗雷德。
  看他的笑容比以前灿烂了多少啊,还是孩童时的他笑容如天使,而现在的他笑容像阳光。
  只是天使不会死,阳光会被云层遮挡罢了。
  他的笑容比以前灿烂了,也虚伪了。

  2、
   其实他们都看过本田菊家里那本《黑塔利亚》
   他们翻动书页,看着书中的自己与那些人谈笑风生,嘴角也有弧度扬起。
   只是不可能了,或者说作为国/家的他们从来就没有过可能。

  3、
     你们那么好,我那么喜欢你们。
     然后呢?
     然后,就只能喜欢啊。
     连碰都碰不到,除了喜欢,还能怎么样呢。

   4、
     雨好大啊。
     如果因为下雨了神/圣/罗/马没能走掉。
     如果因为那天莫/斯/科下的是雨不是雪伊万还与家人在一起。
     如果因为雨水浇灭火焰贞德活了下来。
     如果因为竹林里积了太多的水王耀没有走进竹林,没有遇到本田菊。
     如果因为雨太大阿尔弗雷德跟亚瑟回家避雨了。
     如果因为下了雨基尔伯特的葬礼会不会能染上一丝悲伤。
     可没有如果。
     神/圣/罗/马走了死了,杀死他的人中有费里西安诺。
     莫/斯/科的雪那么大,伊万终究变回了一个人。
     她信奉的上帝没有拯救她,熊熊烈火亲吻圣女的衣角。
     晨间的露珠从竹叶上滚落,立于其中的对方是本田菊和王耀见过最美的风景。
     春日的雨水一滴滴落在被划出长痕的枪身,日/不/落/帝/国的太阳落了,以自由之名升起的星条旗高高飘扬在天空。从此连碧蓝天空和苍翠森林都像他们的眼眸,他们连交集都只剩下两种颜色的交织。纵然后来多了,也再回不到当年奉上真心的时光。
     柏/林/墙倒塌的瞬间人群发出欢呼,普/鲁/士从诞生的最初之时就是个可有可无却想挤进列强的国/家,至死也将是个可有可无没有人要的国/。没人想起棺中的基尔伯特没人想起守护德/意/志的骑士,没人感到悲伤。矢车菊黯然孤独的枯败与狂欢典礼最深的角落。
      如果不是国/家,也许他们会很幸福。
      可惜没有如果。

  5、
    时钟滴答滴答走动,朋友们死亡的景象在天空中轮番播放,交相辉映如此刺眼。金眸的青年发现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啊,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失去他们八十一次了。怪物依然嘶吼着追赶,可他早已不是那个只能靠其他人保护的人了,也早已不复天真。
     那个天天逃训练的青年跑的很远了,队长却已无力再追赶。未锁上的门被粗暴的撞开,骑士剑仿佛随主人一起失去了生命。为了至亲的弟弟地下室的门打开了跃下的一瞬间也应下了无尽轮回的邀约。衣角有红色沾染,却不再是国民狂欢时开玩笑扔来的番茄。一片雪白钢琴房里有血花绽放,同时染上血色的还有青年雪白的军服。谁说英雄一定要一击击倒最大反派才是英雄,为掩护同伴而瞄准目标的左轮枪口闪光的瞬间即是英雄加冕的时刻。绿眸中的光辉为魔法阵爆发的光芒的消散。玫瑰花被污泥侵蚀却依然无比美丽的绽放在黑暗的角落。会为了过去曾有过的死亡而担心的甚至说出“如果再次死去,绝对不放过你”。那是第一次呵斥妹妹,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承担一切。最聪明的人那一次却犯傻了,不惜说自己是废物只为去代替弟弟遭难。
    日记本的纸页哗啦哗啦的飞快翻过。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全员脱出。


   
    
   

今天买了红蝶和Jackorz
特别特别想体验一下放人的感受!于是不管用红蝶还是Jack都试着杀三放一了!
基本都是放得艾玛,最后一盘是艾米丽,然而……
没有一个人乖乖听话开门……全都挣扎下来就跑orz
抓了放放了跑跑了又抓,小生都把您放到门口了路过椅子也没去啊您怎么就不相信小生呢qwq
当个监管难啊
当个佛系监管更难qwq
好想放人orz
lof的朋友们你们好,如果哪天你们匹配了一个ID江枫瑜的监管者
不管是什么监管,只要还剩下您一个人而且您用的是小姐姐……
尽管放心,小生带你飞ww【只要不嫌弃小生有Jack有玫瑰爵没有公主抱】

刚想了想,发现如果谁有恶友组陪伴着走过一生,那真的是人生赢家
普爷做哥哥。从普爷对lud的态度就能看出来。平日从来没有靠谱过,在大部分的日常生活中还需要你照顾的兄长大人,弟弟妹妹遇见真正的危机情况时身上却能爆发出从未有过的气势,执剑直迎上敌人,甚至在就要逝去之时,都好像是在午后的打闹中一样,kesekesekese的大笑着只为不让弟妹担心,只在所看不见的地方低声呻吟着痛苦。
尼桑是闺蜜。每次陪你上街都是迎着你嫌弃的眼神穿上女装,就为了在路上听见“哇呜那两个姑娘真好看”这样的话,听见了就乐呵的几乎想转圈,明明就不喜欢被人当做女生,却以看你无力吐槽的样子为乐。没有他每天弄好的甜点什么的可能会疯掉。恋爱大师,会用纯女生的眼光跟你讲如何撩汉,无比享受被膜拜的感觉。
安东是男友。热情简直能融化冬天的冰雪,每天早上早起买早餐啥的从不缺席,一脸阳光笑容的说出“这不是很可爱吗”这样的话,完全没有杂念的样子让你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人家根本没在撩你。中央空调模式,总让人有点不舒服醋味直往外冒,却会在你被欺负的时候发现那个平日里乐呵呵的永远不会生气的人真正怒气上来时这么可怕,原来他也会有冰冷的样子,做出那些残忍的事情根本毫不犹豫。最后抱着你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没事的,有我在。

不说了小生去死
这三个人太苏了

看了今晚新闻联播的感受
写文?不存在的改图真好玩,侵删

别人的,发给想要的姑娘
侵删

小生流,侵删
虽然并没有人在意小生怎样但小生还是要发

你说黑塔鬼是不是世界珍宝:)

   某鬼背景,大概是说除了费里西外的其他人和Tommy同归于尽了而费里西的日记还突然没用了,总之费里西就是强行一个人又逃不出去。
    文笔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ooc到爆,不需要吹不骂就万分感谢了。
   

     洋馆里彻底空了。
     血迹呈放射状盛开在墙上,像朵妖艳的玫瑰花,充斥着诡异的美丽。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拉开一扇门,只看一眼又“嘭”一声甩上,只过了十多分钟整个洋馆的门就被他甩了个遍,空洞的回响在曾经有过欢声笑语的房屋。
     金色眼睛的青年徒劳的狂奔在洋馆的每一个角落之间,放开了声音喊叫同伴的名字。没关系,这里除了他已经没有人了,就连那些怪物也不在了。他再也不用蹑手蹑脚走路,再也不用用气音说话,再也不用站在离门最近的地方。
     他曾以为没有比无尽的轮回更可怕的事,可现在的费里西安诺甚至都感受不到绝望了。
     空荡荡的世界,空荡荡的房子,空荡荡的心脏。
    “菊——王耀——哥哥——你们在吗——?!”费里西安诺跑累了停下来,手撑住墙大口喘气,间隙里还在重复着已经喊过无数遍的话语。
     太安静了。
     他们一定还在这儿,嗯,一定在的,只不过是错过了!
     对了!再去一次小屋吧!那里肯定还有人在留守的Ve~
     费里西安诺脚步轻盈地走到小屋门口,如果不是担心被吼不要跑的这么快他几乎要再次跑动起来,喜悦盛在他的眼瞳里几乎溢出,头上的呆毛一翘一翘,简直快要唱起歌来。
    “Ciao——我回来啦!”费里西安诺推开门,露出好久不见的笑容,声音愉悦纯净的不像是经过了那么多次的轮回。
      灯被打开来,忽明忽暗闪了几下才稳定下来,散发出柔和的白光。
      屋内空无一人。
      以往天天被爱干净的本田菊擦的几乎能反射光线的桌子现在蒙着一层厚厚的尘,显然很久没人住过了。远处的地上有什么东西静静地躺在那儿,左上角沾了点血迹。
      费里西安诺怔怔的走过去,低下头看它。
      那是一张顶端正中间处有个小洞的纸,可以看出它曾被钉在某个地方——比如墙上。
      费里西安诺猛地站起来,动作之大差点扭疼自己的脖子。
      左侧的墙上有个和这张纸上一样大的洞,原本钉住那张纸的钉子不知掉到哪儿去了。
      他知道这是什么了。
      费里西安诺手指颤抖着,俯下身捡起那张纸,不止是手,他的全身都在剧烈颤抖着,以至于他弯下腰的那一刻腿一软,猛的跪在地上。
      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会疼的哭出来吧。
     现在的费里西安诺,经历过太多太多的费里西安诺,早就不在意这点疼了,或者说他早就不在意疼了。
      他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动作,双手捧起那张染血的纸将它反过来。
      黑色的字体,笔迹和名字都那样的熟悉,曾经活生生在他身边笑着闹着的同伴的名字依旧像最初写下时那样,或整整齐齐或张牙舞爪,不管以什么语言书写,都规整的排列在纸上。
      是缔结同盟时的名单。
      “缔结吧!我们的同盟!”“所有人都要逃脱,以上!”“不再是国/家,而是作为人来缔结同盟吧。”
      那些声音,无数个轮回中虽然不一定是同一人,不一定完全相同却都无比温暖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回荡在耳边敲击心门。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本田菊
      罗维诺·瓦尔加斯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亚瑟·柯克兰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王耀
      伊万·布拉金斯基
      费里西安诺一遍又一遍轻抚着那些名字,本应流出的泪水像被冰冻在眼眶里。
      仿佛看见那些人微笑着向他走来,他想抬手挽留,却只能看着他们继续向前走着,走进自己身后那一片黑暗之中。无论他怎么呐喊哭泣都再无踪迹与回音。
      费里西安诺站起来关上灯。
      窗外没有灯火,甚至连月光都没有。
      他看着一片漆黑的房间,目光直直刺穿黑暗。明明房间里因为关了太久的门已经有了些暖意,却让他感到浑身冰冷。
       除了那些人的笑容和体温,已经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温暖了。
      他第一次觉得这间房间这么大,那时十二个人闹哄哄挤在一起,说笑打闹,期待着终有一天的全员脱出。
      可是再也不可能了,那些人早已死在了与怪物最后的决战中,无数次的轮回化为泡影,这间洋馆再一次展现出它的残忍冷漠。
      全员脱出终究只是个梦想。
      比这个世界还要大的黑暗包裹了他,让他无处可逃。
      “我一个人。”
       费里西安诺抬起手拥抱黑暗,声音不复天使般的明丽,只让人想起呼啸的寒风吹动破旧窗沿的声音。他死去的瞳眸宛如冰冷的琥珀。
       他将成为琥珀里的蝴蝶,被黑暗的牢笼囚禁永生永世。
       费里西安诺倒下去,手里还紧握着那一纸他们作为人类而签订的同盟契约。
       疯狂的孤独的自欺欺人的蝴蝶停止了扇动翅膀挣扎,无声融入拥抱它的树脂,紧紧守护的是最后的执着。
       与死去蝴蝶一般的无力。
       与死去蝴蝶一般的永恒。